当前位置:龙南县杨村江沫网络科技服务中心育儿生完了二胎,千万不要把大宝逼成“奉献型人格”
生完了二胎,千万不要把大宝逼成“奉献型人格”
2022-10-03

长大后我就成了你,这句歌词是来形容老师的吗?可是自从我长大之后,我就总是哼哼这句歌:长大后,我就成了你……可是这个‘成了你’所指向的却是我妈。

长大后我就成了你,这句歌词是来形容老师的吗?可是自从我长大之后,我就总是哼哼这句歌:长大后,我就成了你……可是这个‘成了你’所指向的却是我妈。

我下面有个弟弟,比我小四岁。

在我的眼中我并不是弟弟的姐姐,而更像他妈。很多时候,我对于弟弟的爱,更像是母亲对儿子的奉献。

记得我刚上幼儿园的时候,我妈做了一个惊天地泣鬼神的决定,至于四岁时候的事情,我已经记不清楚了。

但是自打我有记忆以来,就觉得在这个家庭中生活的无比之累。

累,又体现在哪呢?

心累,脑子累,身体也累。

因为自从有了弟弟之后,我觉得自己一天好日子都没有了。这句话并不是空穴来风,相信很多人和我一样有过这样的感受,作为家中的老大,我们真的有些身心疲惫。

倒不是说父母重男轻女,而是自从有了弟弟之后,父母对我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:你就不知道让着弟弟点吗?

最多的教导就是:你是姐姐,你得保护弟弟。

好像自从有了弟弟,我就再也不是父母整日宠溺的那个小公举。

让着弟弟,保护弟弟,就成了父母交给我的使命。

记得小的时候,我和弟弟都喜欢门口作坊老爷爷吹的糖人。

我和弟弟都喜欢孙悟空,每周爸爸都会给我们俩每人买一个孙悟空。

我记得非常清楚,有一次弟弟的孙悟空掉在地上摔碎了。弟弟又哭又闹,恰巧那个老爷爷下午不出摊,爸爸为了哄弟弟就让我把自己的糖人给弟弟,我不乐意,说这明明是我的,明明是弟弟把自己的东西弄坏了,为什么要我将自己的东西奉献出来?

爸爸见我这么执拗,不分青红皂白的打了我一下,嘴巴里还大喊着:你可是做姐姐的,做姐姐的怎么能这样呢?你就不知道让着弟弟点吗?

就这样我哭的稀里哗啦,爸爸还是把我手里的糖人夺过去换来了弟弟片刻的宁静。虽然事后爸爸对我做出解释,可不还是那套大道理,弟弟小,你做姐姐的应该让着弟弟呀,明天爸爸在给你们买!

但是我幼小的心灵里,总觉得有那么一些不平衡。

并且,这种不平衡感,一直伴随着我长大。

一个家庭中有一双甚至更多的儿女时,家里的老大总是抱怨最多的那一个,他们会不耐烦的对父母说:知道了知道了,让着你儿子(闺女),我就是咱们家默默奉献的老黄牛……

这种呼声不仅仅是能表达出来的,更多的是心底的声音。

每次弟弟或者妹妹遇见困难了,家中的老大但凡有能力,肯定是冲锋陷阵的那一个。有钱就帮钱场,没钱也要出面帮忙摆平事情。

作为家中的老大,这种“奉献精神”真的让我深有体会,并且捶胸顿足。

有了老二之后,丈夫希望我能生下来,给老大做个伴儿。

但是我却陷入了深深的思考中,我想的最多不是金钱或者两个孩子的代沟问题。而更多的是在自我审视和自问,有了老二之后,我会不会也成为我父母那样的人?

时刻教导老大,一定要处处让着小的。将老大培养成“奉献型人格”?

作为家中的老大,我深知这种性格带给我的劳累感,性格就像长在身体里的某种细胞,与身体浑然成为一体,成为身体里不可或缺的一部分。

假如因为生下老二,会对老大造成这样的威胁,我宁愿不要这得到一个又赔了一个的幸福。

可是内心又有一个声音在告诉我:你不能这么想,你可以逆转这样的家庭氛围。你可以打父母们的常规思维,做一个公平、公正的妈妈。

是的,自从生下老二后。我一直都在这么做。

虽然老大比老二大那么几岁,可我从未用:你是姐姐,你就要让着弟弟!的口味去要求过孩子。

我时刻教导大宝:弟弟虽然小,你们拥有的却是一样的权利。我希望你让着弟弟,是因为你自己内心强烈呼喊的使命感,而这个责任,不是妈妈强加到你身上的。

我也从未要求大宝,一定要将自己的东西分割给弟弟一半,仅仅是因为你是姐姐。那对于孩子来说,简直太不公平了。

反而,我的孩子在这样相对“轻松”、“公平”的气氛下,并没有变得自私自利。也知道如何照顾弟弟,如何保护弟弟。

当然,这是我愿意看到的。

假如我的大宝不去这么做的话,我觉得这也是人权上的一种尊重。

没有谁能强加给任何人“奉献精神”奉献从来都是由衷的,遵从内心的东西。

就算父母也不行。